当前位置:新白金健康反对伪气功习练真太极
反对伪气功习练真太极
2022-11-21

北京黄庄,著名的中关村大街东面,矗立着一片高知楼。这里居住着一批中国第一流的科学家。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研究员、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便居于其中。 何祚庥说:“1927年,我生在上海一个封建士大夫家庭。在孩童时候我深受各种鬼神学说的影响。后来学习了自然科学,就逐渐认识到各种鬼神学说都不能相信。接着又读了达尔文的《进化论》,知道了‘上帝第七天造人’的学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。可以说,正是这些自然科学知识,一步步摧毁了我对鬼神学说的信仰。” “当然,当代的自然科学并不能回答所有的问题,这就为鬼神学说的传播留下了余地。”何老坦言:“以前有一段时间大家比较讲究练气功,我也跟着练过。后来一看练功太费时间,传功人跟我们说每天要花6个小时练,那个时候正在做研究工作,哪有时间,就不练了。真正关注伪气功是1988年。” “有些伪气功的严重,你们都想象不到。比如有的伪气功宣传材料里面,竟是骗术。其中有大量的封建迷信,一些气功组织还有相当严重的非法活动。这种活动第一是规模大,第二是上下控制很严,这些都很不正常。个别人荒唐地认为,通过所谓气功的修炼,就可以得到一种特异功能,甚而成佛作祖,得道成仙。这些都是无稽之谈。” “1988年看‘超人’表演,我算是非正式介入反对伪气功的行列。因为我是搞真科学的,怎能容忍假的东西在身边泛滥,且愈演愈烈。新的封建迷信在抬头,不与之做斗争,怎么谈得上科教兴国!我认识到这个问题,于是身不由己地正式介入了与伪科学、伪气功、封建迷信斗争的行列中。” “要揭露造神,就必须反对伪科学。只要看看我过去的所为,你就会明白,我年轻的时候就投身革命,现在我老了,怎么能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,袖手旁观呢?” 夫人庆承瑞与何祚庥毕业于同一所大学,同一个专业,后同为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研究员,如今又一同反对伪科学。真称得上是夫唱妇随,比翼双飞。他们如今还常在一道讨论计算题,说着说着,会铺开白纸,凑在一起埋头演算,意见不同时,不免还要争论几句…… 反对伪气功,使何祚庥对有益身体的科学健身十分赞成。 何祚庥自己的健身方式是每天早晨必练杨式太极拳,他认为,太极拳在我国民间流行了几百年,因其良好的医疗健身作用,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。目前,盛行于全国各地的太极拳有许多种,有的舒展大方,轻灵沉稳,刚柔相济,动作连贯柔和,绵延不断;有的顿足跳跃,速度快慢相间,刚柔并重,势断意连。原国家体委编写的“四十二式太极拳”和“四十八式太极拳”,则吸取了各家太极拳的传统套路的手法和步法,形成了舒展圆活、均衡全面、生动简练的拳路风格。 太极拳运动要求“心静体松”,除锻炼全身各肌肉群和关节外,还能增强中枢神经系统的机能,令练功者感觉舒适,反应敏捷。总之,太极拳是最适宜老年人参加的一项运动。“如今在不少居民小区都有了健身乐园,免费、方便、选择性强,我们全家都喜欢,因此常常是老少爷们齐上阵,全家出动去锻炼。” 闲暇时分,他最爱的是京剧和武侠小说,他至今能对《盗御马》中的唱词倒背如流,武侠小说中最喜欢还珠楼主和金庸。生活中的何祚庥其实是个充满情趣的人。

(责任编辑:zxwq)